????发稿人 李春莲????本报记者谢岚见习记者李雯珊肖林秀????1月21日晚间,穗恒运A发布2021年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21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5亿元—1.79亿元,同比下降77%-84%。????之所以出现业绩下降,公司对外表示,“主要因为2021年的燃煤价格暴涨导致燃煤成本大幅增加,电力业务出现亏损,控股子公司恒建投公司房地产业务利润同比减少,还有参股公司越秀金控经营业绩同比下降,公司按权益法确认的投资收益同比减少。”????主营业务成本高企????业绩不稳忽高忽低????《证券日报》记者翻查穗恒运A从2012年至2020年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情况发现,公司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的表现,都很不稳定,忽高忽低。????据悉,穗恒运A的主营业务为火力发电,根据2021年半年度报告,公司营业收入为19.6亿元,其中电力销售为11.7亿元,占比59.6%;蒸汽销售为4.5亿元,占比23%,电力业务占绝对的份额比例。????“众所周知,在煤价高企的情况下,2021年火电发电企业或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这是一种行业性的现象。火电企业的业绩压力或因煤电价格联动政策缓解,不过取决于市场电价上涨幅度与煤价控制情况。”广州某券商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他还表示,”受全球疫情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暴涨,原材料的上涨最终会传导到企业的经营成本。对于传统的火电发电企业而言日子没有像新能源发电企业过的那么轻松。纯新能源运营商受益于新增风光装机快速提升,发电量预计保持两位数同比增长,从而带来较高归母净利弹性,估计新能源发电可以维持比较稳定的增长态势。”????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发电量看,2021年全国火电发电量同比增8.1%,但火电业绩因高燃煤成本而承压。2021年煤炭供需格局偏紧,国内煤炭价格持续上升,秦港Q5500均价同比上升79.2%至1032元/吨。焦炭主力期货确实在2021年出现了一波较大的涨幅,年度最低价为2096.5元/手,最高价为4550元/手,涨幅高达100%之多。????“很多传统的火电发电企业也在谋求转型,毕竟新能源发电企业的业绩数据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在传统企业转型的过程中,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很多传统的火电企业也出现了一些经营性探索,例如对外参股或建立与新能源发电相关的新公司。”上述券商研究员表示。????积极拓展储能业务????“子弹”仍需再飞一会????此前,穗恒运A在2021年12月14日对外公告称,拟与科华数据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科华数据同意参股穗恒运A全资设立的广州恒运储能科技有限公司。????穗恒运A表示,这家广州恒运储能科技公司将致力于新型储能技术的商业应用,以投资运营发电侧、电网侧、用户侧储能电站为起点,研究储能核心技术,为用户提供储能集成解决方案。????记者根据天眼查的公开数据,截至目前广州恒运储能科技有限公司的100%股权仍由穗恒运A持有。????穗恒运A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储能产业是国家长远的发展策略及行业,我们针对自身业务基础进行赋能拓展,希望能够增加公司的总体经营能力。不过这样的探索也是分阶段性,不可能在短期内就能达到对公司的业绩有非常重大的贡献。”????根据公开资料,恒运储能公司前期主要在华南区域开发储能项目,推动项目立项审批,进行项目建设运营。在储能产业链核心技术与集成技术方面进行研发,适时将研发成果在公司进行技术商业化转化,提高产品市场优势和竞争力。????科华数据则同意将其在广东省内已建成运营的数据中心整合进入恒运储能公司的虚拟电厂,参与广东省电力市场交易共同获利;同时双方就数据中心绿电应用及政策申请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编辑 张伟 上官梦露)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gojozi.com

作者 admin